不想消除的抵触情绪

不良情绪需要疏导一下,写篇日志说说吧。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隔壁公司的老总过来找我们老大,请我们为他们的客户设计一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手机。但是,其实严格来说又不是一部手机,而是一个商务平台,它能帮你赚钱、帮你创业,还能变身成为一台刷卡机。至于怎么实现,我不能说。总之,他们的目标和全中国大中小各类企业的愿景一样:超越APPLE。

我们公司主要是做专用设备和仪器仪表等三防产品的,从来没做过手机,但客户那么有自信,姑且瞧瞧卖的什么药,而且隔壁公司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个人情还是不方便推,就试试。

Well,How?

除了先进的运营理念,首当其冲当然是外形。于是,我们开始了“讨论”…

一开始,客户的客户(也就是委托他们做这款“神器”的大老板们,姑且称之为甲方的甲方,或者,甲甲方,但是我觉得叫做“二甲方”比较有意思,因为这个数字颇为传神)提出了一个叫做“器官”的概念。怎么理解?他们说,要把这款手机做成像人的器官一样,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时刻需要它;而且,这个手机的耳机孔可以接插一个刷卡附件,配合软件就能成为一台刷卡机。嗯,一听,挺唬人的,但是,我问了一句:“现在谁离得开手机?早就是了,这是什么概念。”于是,对方陷入了困惑当中。

此刻开始,我对这个项目已经没有幻想了。原来,他们和那些人一样。

项目得继续运作啊,接下来就是进行外形的设计。对方给了我们两张图片作为参考依据,分别是黑莓和诺基亚的两款概念手机。对方的说法是,两种感觉里选一种,不能落入俗套,要有新意。因为他们的UI未来会设计成空间感比较强的效果,所以这个造型需要有所呼应,得强调空间感体积感,还有“第六感”(这是隔壁老总的原话,你没看错,要强调“第六感”)。隔壁公司的老总还给我们提供了旧机型的电路板,并且,电路板完全不能改。理由是:来不及。

不换电路板,换个新外壳,呵呵,能让人联想到什么?

接下来,我们花了一个星期时间给他们提供了第一轮的设计提案,五种不同的口味,但结果是:“不是那种味道。”这个“味道”很难捉摸,因为它不能量化,无法测量,客户说“是”那就是,他说不对味儿那就是不对。这种情况通常意味着两种可能:要么,客户其实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要么,他们不好意思开口说出某些话。然而不幸的是,情况属于后者。

我们提供了第二轮方案之后,二甲方决定在其中一款设计上进行修改。听起来是件好事,因为至少定下来了,不过,这个“修改”其实只是推倒重来的委婉说法。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按照他们的想法,我们来制作而已。

这个戏剧性的时间点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隔壁老总再次拿着黑莓的概念机BlackBerry Empathy的图片过来,说出了关键性的一段话,归纳为一个字:抄。

两个内部完全不同的东西怎么抄呢?更何况黑莓这台概念机就纯粹是个概念,都没落实到材料和工艺上的,难道说…果不其然,最后还是暴露了真实意图:旧电路板+概念造型。于是,在隔壁老总的全程监督之下,这里切一刀,那里挖一下,在克服了种种毫无意义的困难之后,一个比例失调的砖块终于借同事之手诞生了。隔壁老总满心欢喜地说道:“这个好!”其实同事也很委屈,因为他一点也不想弄这玩意,但是隔壁老总天天粘着他,粘到他弄出来为止。庆幸的是,从中期开始,就没我什么实际的事了,既然我不能阻止这种不负责任的设计的出现,那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独善其身,不做帮凶了。

当然,我不会把设计图贴出来的,一来是商业机密,二来同事陪他折腾了这么久也蛮辛苦的,就不要拿出来被人笑话了。不过,我那因为“不够像”的飞机稿倒是可以拿出给大家娱乐一下,消遣一把:

我的设想是【顽石】,在商务的稳重沉实和创业者的大胆勇敢之间寻找平衡,屏幕是信息的载体,是一切“流出”的地方,我就故意处理成石头横断面的效果,仿佛切开石头就会流出源源不断的资讯。真的算不上什么精彩的设计,权当是逮着个机会做了回小实验,乐一把。

点击以上两张图片,都可以看到超高清的大图。

大概会有朋友担心我把大图贴出来会被某些人顺手牵羊,但是你们要知道,哪怕只是一张分辨率很低的黑莓概念机也会被他们拿来大做文章,抄袭与否和可获得的图片的大小是没有关系的,有心做贼的人是一定会想方设法达成的。图可以被轻易盗用和抄袭,但真正有意义的价值是他们不能理解的。

我昨天对新来的实习生说:“你要知道自己是一名设计师,而不是美工,你应该把最重要的时间花在推敲你的设计上。”这个项目使我在工作两年后的现在第一次出现了对客户强烈的抵触心理,尽管我仍然认真地进行项目,理性地提出各种合理化分析和建议,但我无法让自己向对方的审美和价值观低头,即使从前有过和客户意见不统一的时候,但从未出现过这样难受的抵触状态。我选择缄默和退守一侧,由同事去继续,既不影响项目执行,也无需我亲自面对我不认可的客户,是目前的我能想到的比较折中的做法了。

小人物在大时代面前最难得和珍贵的,就是正直和善良,这种抵触事关原则,恕我不能排解。

——————————

——————————

2012.02.28补充:

最后我们还是按照客户的想法给他出了这个方案,二甲方也终于满意了。虽然设计方案敲定了,但是进入到后期,肯定还会有非常非常多的地方要改的,估计会因为结构的关系而改得面目全非。不过遇到这种类型的客户多半都是这样的结果,没有沟通和讨论的价值,还是得妥协,顺着他走,但继续往下落实到生产制造的阶段,他们就得为自己的天真交学费了。这也是一种无奈的教育经历,总体而言是件好事。

我们公司现正在策划的一件事就是给一个大客户上课,这也是他们提出的,有心想认真了解工业设计,不仅仅是赚钱,所以我觉得设计师和厂商的进步是相互推进的。我时常觉得,市面上每多一件负责任的设计,对国民素质的提升就是一点帮助,没人可以在一个乱糟糟的环境里变得文明,环境需要每一处小的设计改良。所以给客户上课也是一种不错的途径,凡事都得慢慢来。我倒不觉得成为“大师”一定得是功夫多了得,那样太个人主义,我比较欣赏《海贼王》的模式,船长不是万能的,通过团队推动某些事情的发生,反而更有意义。

6 thoughts on “不想消除的抵触情绪

  1. 如果客户都说不清要什么而只给出一个感觉,这真是最烦人的事情了。。。经过一番指指点点,最后的作品和设计师的设想应该已经相距甚远了吧。

    P.S. 网站很漂亮哦~
       海贼王~我的爱~~~

    • 谢谢赞赏!
      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是这个版面确实修修改改很多次,才终于呈现现在这样的简练。我不喜欢页面东西太多,力图简洁但又要保证信息量,还得方便浏览和查找。

      海贼很棒啊!

...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