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MacBook 要搭载触摸屏,可能怎么做?

问题来源:苹果或将在 2025 年推出触摸屏 Mac,此前其一直抵触触摸笔记本设计,如何解读这一改变?

我的观点是:

媒体们捕风捉影的思路错了,克雷格可没有说是什么形态的 MacBook 啊。

我们假设苹果真的要推出触摸屏笔记本,那么:

1、手臂悬空地在屏幕上点点划划,这是人体工学的死穴,体验极差,所以触摸屏的笔记本一定需要搭配外翻折的结构,折过去变成平板电脑才堪可用;

2;苹果自家目前有着全球最好用、市占率最高的平板电脑 iPad,那么一个带触摸屏的外翻折笔记本可以给公司提供什么「价值」呢?有两个,一是冲击平板的销售,二是让 MacBook 变成另一个装了妙控键盘的 iPad Pro。可见,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件事对公司的经营都没有好处。

既然触摸屏 MacBook 不应该是 iPad Pro 的平替,那么如果非要做,可以怎么做呢?一个比较正常的产品思路是,跳出去,成为另一个东西,例如:

《设以观复 vol.14》视频位置 33:31 点击截图播放视频

图中自左向右的白块分别是:Apple Watch、iPhone、iPad 和 iMac

那么,如果苹果需要打造一款搭载触摸屏的 MacBook 的话,更好的做法一定不是直接在笔记本上装一块触摸屏,因为一款既不好用又影响销量和品牌声誉的产品,百无一用。但是,如果跳出笔记本现有形态的固有观念,在 iPad 和 iMac 之间仍然存在一个有待开发的产品形态:

《设以观复 vol.11》视频位置 13:04 点击截图播放视频

也就是说,这块可能存在的触摸屏不是给现在这个形态的 MacBook 使用的,而是为折叠屏形态的 MacBook 去准备的。从这个角度去理解克雷格说的「谁说得准呢?」,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至少这么理解比较符合商业公司的基础利益逻辑,做一个世人都知道不合理的产品,它图什么?

从近几年的消息和产品更新来看,苹果正在全力打造 AR/VR 产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问题只是发布时间在何时了;与此同时,各个产品线的更新一方面在性能和芯片上开始疯一般堆料,另一方面开始在交互设计上有各种动作,无论是AOD、台前调度、灵动岛、悬空的笔尖操作,都在指向那个万众瞩目的 AR/VR 产品方案。

一头是打破产业困局的新形态产品,是引领全新交互设计的探索;另一头是早已完整的旧形态的非必要、高争议、不赚钱的更新。但凡是个正常脑回路的产品经理,都不会选后者。

何况现在公司的精力都在 AR/VR 和汽车这两件生死攸关的事情上,哪还有多余的研发力量折腾这种没钱途的东西?简单算一下投入产出,这项目就当场黄了。

*本篇内容为应 巫冬 邀请所写

交互的王,时代的狂!万字详解灵动岛的今生来世!设以观复 Vol.14

在这一期视频里,我从工业设计师和产品经理的视角,讨论了三件事:

第一,Apple Watch Ultra 的工业设计;

第二, 库克时代苹果面临的问题以及在设计策略上面的变化;

第三,基于前面两点的讨论,再来看灵动岛究竟是什么?

最后基于以上分析,预测未来五年的新产品及其交互思路。

🎥 播放链接: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XR4y1f7KL

YouTube|https://youtu.be/d9jJlByR8nE

知乎|https://www.zhihu.com/zvideo/1573103901464780800

微博| https://weibo.com/1732837057/Me3kmlPWY?cid=4833494628567071

新背包和新耳机

近两年一直背的包是以前我妈给我的小白包,因为内袋放不下这台新电脑,没法带它出门干活儿,于是就在网上淘了这只包。

说实话,合眼缘的背包其实还挺多的,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个功能不够多,那个空间不够用,这个又太花哨,或者过于风骚,总之就是不合适。最后选到这只包,一来是它的功能分格足够多,能满足我的收纳需求,二来是它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印字和图案,足够中立,三来是满足这些的同时又便宜(¥129)又近(广州发货,第二天就收到了)。

上面几张图发到社交网络后,还有不少人问我要链接,也是没想到。

在 coffee vendor 写作

有了合适的背包后,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背着电脑到处跑,在任何地方坐下写东西或者临时处理一些工作事务。对我来说,随时可以处理工作真的是一件太重要的事情了。虽然我常说要把工作和生活完全分离开,但如果事情不能被及时处理,或者想做的时候没有办法立刻做的话,就根本没法真的做分割。因为那些事情不会消失,积累只会让我越来越焦虑。

这也是我这几年来一直用手机剪辑视频的最主要原因。一来是手机确实可以满足我对视频拍摄和剪辑的绝大部分需求,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我可以在任何时候,只要有一点点闲暇时间就可以开始剪辑,哪怕是五分钟、十分钟,我也可以处理一段画面,配一段字幕。这样随时处理任务,可以让我有效地把碎片时间用起来,而不必等到某一个完整的时间才能开始处理我的工作。

对,在我看来,写文章、做视频也都是我现阶段的工作。

我不会认为工作是烦人的,或者需要逃离的,因为我喜欢这些事情,它们让我感到自由。我所说的工作不是一个狭窄的概念,不是朝九晚五要对别人负责的那些事情,而是包含了我所热爱的创作型事务。我所厌恶的是低效的工作方式和令人不悦的合作状态,最典型的就是打卡上班这种上个时代的工作模式。但我不会因此讨厌工作这个词,因为我的所有创作也都属于我的工作。

我最近的生活节奏是,上午到公司处理公司的项目,中午跑来 coffee vendor 写新一期《设以观复》的文字稿,下午回公司跟进项目、处理文件或者跟同事去供应商那里沟通项目,晚上要么来店里坐一会写写稿,要么回宿舍写稿。虽然说从 2019 年就时不时来 vendor 喝咖啡了,但最近两个月确实来得更频繁,店长和店员都认识我了哈哈哈。

之前的 APP 一代出了问题,在 AC+ 到期前送检了一次,但没有查出问题来。后来从时不时出现杂音到杂音成为日常,眼看 2 代马上要出了,再修就已经超出了 AC+ 的时间,不再划算,我就干脆接着用了。要说作为普通耳机用(不开降噪/通透就没有杂音)也可以,但对我来说,它最重要的意义是主动降噪给我的安静世界,所以无论是实际需求来说,还是对新产品的体验,我还是在买新电脑的时候带上了它。

🎥 点击图片播放快递盒设计分析视频

不得不说,这两天用下来,2 代 AirPods Pro 的降噪处理和声音细节是真的太强了!

好了,日常唠叨完,切换桌面继续写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