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轮回?经典进化!工业设计师深入解读 iPhone12!设以观复 vol.9【图文/视频】

今年网上的声音跟往年有些不大一样了,除了说苹果继续挤牙膏和没创新的,还有一波人兴奋地认定 iPhone 12 是新一代的经典。不得不说,换个造型舆论的风向立马就变了。

除了大家都关注的 iPhone 12 系列,我其实还想一并聊聊发布会上其他有意思和有争议的事情。参数和测评各大科技媒体都陆续发出来了,但作为工业设计师,我更关注的是设计背后的逻辑以及产品取舍的策略。

🎥 点击封面播放本期视频

在正式开始说之前,我想先提醒大家两件事:

1、手机市场已经趋近于饱和,进入了存量市场零和游戏的阶段,手机本身已经难以再作为厂商利润增长的突破口,所以大家都迫切需要开辟新的市场;

2、苹果是一家全球化企业,中国市场只是它的一部分,不是全部,所以我们不能只拿内地市场的一部分特殊性,来看待苹果在设计和产品策略上的做法。

那就正式开始吧。

先说说 HomePod mini

在发布会前爆料称有 HomePod mini 时,很多朋友猜测这款音箱是可以带出门,在户外野餐或露营时候使用的。

但从宣传视频和官网上的 AR 展示来看,HomePod mini 和 HomePod 一样,是带着一根电源线的。也就是说,mini 的产品定位和 HomePod 一样,是针对于室内环境使用的音箱。如果说它和 HomePod 在产品定位上有什么差别,那就是它更类似于商场内布置于各个角落里的环境音箱,这是一套家庭广播系统,让音乐和其他音频内容可以充满家居环境中的各个角落,同时作为智能家居 Ai 交互的入口。

这种分布式的场景设想,决定了 mini 是作为信息节点来考虑的。那么,把点具象化,很自然,就会得到一个⎡球⎦。球形设计的另一个考量在于,如果 mini 沿用 HomePod 那种柱状设计语言,视觉上会有拔高的感受,产品的体量感和存在感都过分重了,也不适合分布式的场景设想。

虽然 mini 内部只有三个发声相关单元(一个喇叭+两个被动振膜),但也采用了和 HomePod 一样的立体编织网格作为产品的表皮,将所有发声结构隐藏起来,只保留顶部一处视觉交互界面。这就可以和 HomePod 一样,将整个产品形象抽象化、几何化,成为一个弱存在感的纯粹的形态,能够和环境尽可能好地融合在一起。这同时也呼应了,家居信息节点这样的产品定位。

说完 mini 就顺便说一下 Siri

这次发布会上 Siri 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点,就是你在家里询问某个地点之后,在你上车时它就会直接启动导航,问你是不是要去这个地方。行驶过程中,甚至会把其他家庭成员想吃个披萨、买个什么东西这类需求安排进行程里,一趟路串联起来。

这就意味着,Siri 处理的不再只是一个个单独的需求,而是在多个账号多个设备间实时响应的自然语义的需求集合,并根据现实状况进行统筹安排。这样一个系统层打通的多设备交互中心,真的越来越像《钢铁侠》中的贾维斯了。但真正落地能做到什么程度,还得再看。

由此可见,在苹果的产品逻辑里,家庭是人一切行为组合的核心,而 HomePod+Siri 就是家的核心。智能家居作为数字战争的新战场,目前只有苹果和小米是布局最早,也最完整的,华为现在逐渐追上来了,OPPO也有一些动作,希望国内的厂商们能在这个领域里尽快建立起自己的优势吧!

前菜结束,来说说主角:iPhone 12 系列

虽然库克在发布会上大谈5G,但很显然,5G是整场发布会中最无聊的一个点了,可是今年 iPhone 设计上的诸多变化,都和它有关系。

先说最显眼的直边设计。

几乎所有网络观点都认为这次 iPhone 是回归四代五代的经典设计,有人称之为致敬,有人说是炒冷饭。但我在过去的文章里多次说过,苹果是一家实用主义内核、极简主义审美的公司,所以这些改变的逻辑一定不是简单地复刻回归,而是基于功能、性能、交互或产品布局所推导出来的结果。

首先,一部手机最核心的部分,一定是屏幕,一切设计都应该基于屏幕来展开,这是从初代 iPhone 就明确的设计逻辑起点。

这次苹果在 iPhone 上首发了全球第一块超瓷晶玻璃面板。根据他们介绍,制造这种玻璃,需要精确控制特定种类的瓷晶体在玻璃面板上以指定的方式生长,与玻璃基材嵌合在一起,才实现既提升面板强度和韧性又确保足够的透光率。我们都知道,晶体生长对所附着物的表面是有特定需求的,比如形态、平整度、光洁度,以及基材的种类。我们都知道 2.5D 玻璃是由一整块厚玻璃研磨出来的,那么,玻璃的弧面很大概率会影响结晶过程中晶体层的厚度或均匀程度,进而影响玻璃的强度和透光率。按照苹果的研发标准,应该是做过大量测试但最终没有通过。

所以,如果显示面板必须是平面的话,那么,边框与屏幕的衔接就不必继续采用曲率衔接的设计了。

这是材料技术上的原因,而在交互上,也确实没有继续采用 2.5D 玻璃和弧面边框的必要。

无论这些年安卓阵营如何推广曲面屏,苹果都坚决不用,其根本原因在于,在 iPhone 的设计逻辑里,屏幕的本质是物理世界与虚拟世界的交互界面,是一块具有深度的⎡无边泳池⎦。对于信息和交互来说,曲面屏非但没有提供好处,还为内容显示和交互增加了不便,所以在 iPhone 的设计逻辑里,曲面屏是一个错误的方向。而且已经那么多年了,但仍然没有一家厂商真正地做好弯过去那两边屏幕的显示和交互。

不论是 iPhone 还是 Apple Watch ,他们的 2.5D 面板都只是我们称之为 cover lens 的外层玻璃,而内部的显示屏从来都是平面的。

因为在 AR 时代来临前,平面就是最高效的信息界面。

所以材料和交互已经决定了显示面板必须是平面之后,那么,不再需要兼顾曲率衔接的边框也就没有继续保持弧面的理由了。

但这些都只是⎡不必这么做⎦而已,有没有什么原因导致这个边框必须这么设计,或者这样设计更好呢?

有,那就是 5G 天线的设计。

在官方的介绍中,一个明确的信息是,12 的边框与四代的设计逻辑是完全一致的,就是通过拆分边框来作为手机天线。然而这次把中框拆分成了那么多段,必然面临组装时公差配合的问题。如果继续采用圆弧面的设计,每一段弧面都会因为 CNC 刀头的抖动产生微小的差别,那在组装成一体时必然无法确保整个外表面的平直度。所以,出于公差控制以及加工良率的稳定,平直的外观面是最优解。

非要做其实也可以克服,但成本就不好消化了。

当年 iPhone 4 采用直边框的设计,也有这部分的原因。但 iPhone 4 那会还是 3G 网络,天线也只有两截而已,相比之下,作为一款全球市场的手机,必须支持最多 5G 频段的 iPhone 12 则不得不拆分出了更多更碎的天线段落。这样一来,也只有平直边框方案可以保证最高的组装良率了。

然而前几代 iPhone 由于采用的是全金属 unibody 机身,不存在所谓的边框,所以是用塑料分割金属机身来作为天线的。

当时为什么要这么设计呢?

其中一个原因是,乔纳森当时正带着设计团队专心研究 unibody 工艺的设计方法,以图追求一个比 iPhone 5s 一体化程度更高的设计。弧面一体化的设计不仅让手机看上去比实际更薄,也充分展示出了这项工艺的精致感。

但是,这种设计却让天线的调教变得更困难了。

当然,平直边框的设计不仅仅有技术的原因,也有设计意象上的追求。iPhone 的设计理念里有两大核心意象,一个是前面提过的⎡无边泳池⎦,还有一个更为核心的意象:

⎡黑石⎦

⎡黑石⎦是 1968 年上映的著名科幻电影《2001 太空漫游》中一个神秘的长方体,无论人类用多么高精度的仪器去测量它,它的长宽高都是严格的 1:4:9,通体完全无缝,表面绝对平整。《三体》中⎡水滴⎦的设定就受到了这块著名⎡黑石⎦的启发。

而乔纳森把「黑石」这个意象映射到 iPhone 上,具体的呈现就是追求极度简洁、高度一体化,以及尽可能高的制造精度。这一点在本应作为初代 iPhone 发布的 iPhone 4 身上就已经充分展现了,只是碍于当时的加工技术和成本,只能做到 iPhone 4 那个状态。三年后的 5s 显然就精致多了。

在全面屏的时代重新采用平直边框的设计,可以进一步弱化⎡界面⎦和⎡外部⎦之间的⎡边界⎦的实体感,在视觉和交互上都更进一步地突出屏幕这一个虚拟世界的⎡信息水面⎦。这种进一步把 iPhone 抽象化、几何化的做法,使得 iPhone 越来越接近⎡黑石⎦这个意象的完整形态。

对比同样是平直边框设计的四代和五代,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iPhone 12 没有了边框和屏幕间的台阶,也不再有边缘的 C角,连屏幕支架的围边也被取消,整个支架彻底收缩(得益于超瓷晶玻璃面板)到屏幕背面,变成了平面到平面、边缘到边缘的关系,整个产品的⎡工具感⎦被削弱得非常厉害,更接近一块纯粹的几何体。与屏幕这块水面相对应的,是 iPhone 作为⎡容器⎦的属性。在「容器」的逻辑中,iPhone 的全面屏就一定是四边四角等宽的,它所追求的是内容与容器的一致性,而不是偏执的屏占比。

在我看来,6 以前的 iPhone 是明确的⎡工具⎦,设计上主要探讨对⎡壳⎦的定义,从 6 开始逐渐转向对⎡容器⎦的探讨,以 2.5D 玻璃来呈现⎡信息水面⎦的张力,到了 iPhone X 则以全面屏的姿态彻底转向⎡容器⎦这个角色,而 iPhone 12 则是⎡容器⎦这个形态的完成体。在 AR 时代真正来临之前,iPhone 不会再有其他的新形态了。

说到全面屏,一定很多人会吐槽说:都已经 2020 年了,怎么还有刘海?

刘海当然可以拿掉,但不是现在。

我之前的文章里谈到过,Face ID 代表的是机器的视觉认知能力,它和 U1 芯片搭配在一块,可以实现设备与人、设备与设备之间的互相感知。这是未来多设备本地协同的最大前提。小米前段时间对外介绍的 UWB 技术方案,也是冲着这个目标去的。

然而 Face ID 内的诸多光学组件是无法轻易缩小的,要保证基本可用的能力,就得有这个体积。

可 Face ID 什么时候才能拿掉呢?

当人与设备间交互的重心不再是屏幕,人不再需要频繁操作手机的时候,Face ID就可以消失了。到时候,手机也不再是今天这副样子。

说远了,说回来,说说本次iPhone最重要的新特性之一:MagSafe

MagSafe 其实不是什么新东西,它就是原先 MacBook 上的磁吸触点充电。因为触点结构先天存在金属疲劳和氧化的问题,苹果后来放弃了这个方案。但这次把它复活回来,改造成了一套磁吸无线充电的体系。作为极力推进无线化最大的一家厂商,我们可以预见,iPhone 上的 lightning 接口不会换成 type-C 了,而是由未来更高功率的 MagSafe 来取代。

更有意思的是,他们还在发布会上特意介绍了贝尔金的配套新产品,呵呵,这就好玩了!

这套东西即没有实体接口的限制,也无需精准操作。很显然,在新 iPhone 的销售刺激下,马上就会有大量第三方厂商纷纷加入这个新市场,迅速组成 MagSafe 的生态圈。

用户用着方便,配件商可以赚钱,苹果还能卖授权认证。

这一来增加了产业和用户对苹果的粘性,还在一片饱和的手机市场里,借着生态的力量凭空造出一个全新的盈利空间!简直不要太开心!

而且由于磁吸对位无需精准操作,对于那些手部活动有障碍的人来说,也是一个颇有人文关怀的细节。

接下来说说饱受争议的「不送充电头事件」

这件事其实和设计没有多大关系,但我自己作为企业的经营者,在经营和环保这两个角度上是有一些个人的看法的。

先说经营。大家要先清楚地认识到一件事,只要你花钱买了东西,无论厂家用什么说辞,到你手里的东西没有一件是送给你的。哪怕是一张最便宜的保护膜、一条最短的数据线、一张你从来不看的说明书,这一切都是商品的成本,最终都会体现在价格上。

对于企业来说,只要成本压缩的后果是可控的,那么就可以压缩。

不论是苹果、华为、OV 还是小米、三星,大家面对的都是同一个趋近于饱和的市场。这就存在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每个人手上都有不止一个充电头。尤其是 iPhone 的老用户,手上五六个插头很常见。换言之,苹果的这个举动,最差的结果就是被大家网上骂一顿,回头该用的接着用,该买的还是接着买。

这个程度的后果,苹果是可以接受的。那么从策略上来说,这个成本就处在「可以被削减」的备选项里。但他还需要一个「必须削减」的因素,来推动这件事。

那就是 5G 和超瓷晶玻璃面板。

这两项技术会带来的成本上涨是显而易见的,而价格策略又不允许 iPhone 涨价,那么就必须从别的地方缩减成本。

不配充电头可以砍掉新增的生产成本,减少物料种类;由此带来包装体积的缩小,又能增加单个货柜的运载总量,提升运载效率,减少运输成本。这一看似简单的举动可以同时缩减开销,给新技术的成本让路,又能提升物料的流转效率。库克果然是供应链顶级专家!

发布会上,他们特意强调了iPhone12 即是全频段 5G 手机,又没有涨价。这就可见,他们确实在成本控制上动了不少心思。

尽管网上骂的人很多,但真实的市场反应无数次地证明了,会买的客群不会因为少个这个而不买,不会买的客群也不会因为多个这个就去买。

用一个可控的「牺牲」和「槽点」换来「升级不加价」的结果,从公司运作和供应链管理的角度来看是没毛病的,顺便还带动了配件生态的发展,这波取舍是很划算的。

再来说说环保

大多数人对环保的看法通常都是「节能减排」,但其实在现代人类社会中,是存在两套并行的环保逻辑的。

一种是以减少使用量和控制消费行为的方式,来减少能源消耗,通常还伴有资源回收再利用这一类措施。

另一种则是根据经济发展情况,人为地规定一个碳排放总量。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各自的碳排放指标,如果你经济发展得好,但指标不够用,就可以从欠发达地区手里购买指标。

第一种方式的目的在于减少能源消耗,而第二种则是通过类似计划经济的调控方式,尽可能地促进市场经济的发展。如果只是纯粹的缩减能耗,是不利于经济发展的,所以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除了节能减排以外,也都在同时执行第二种做法。如果企业可以通过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甚至生产能源的方式,抵消掉自己生产所造成的的碳排放,那就可以称之为碳中和。

比如苹果在国内的门店是不用交电费的,因为他们在中国投资建设了大量太阳能和风能发电场,这些电是并入国家电网的。这就是典型的碳中和行为。

实际上,我们国内的企业也都在参与碳中和行动,像京东方、比亚迪、富士康等大型制造企业都在苹果的清洁能源供应商列表里。即便你只是在蚂蚁森林里种棵树,也是参与了碳中和行动的。

环保问题真正的矛盾在于,我国的碳排放指标与西方国家相比,是不公平的。希望科技媒体们也能关注一下这方面的事情。

说完能耗,就顺带说说缺席的 120Hz

⎡我可以不用,但你不能没有⎦这是一种很畸形的消费观。

苹果一向很注重功能和应用场景的关系。

比如这次 iPhone 搭载了 LiDAR,除了作为 AR 的前戏外,应用场景是很清晰的,一个是空间感知辅助低光对焦,一个是实时建模辅助空间设计。

目前果系的所有产品中,只有 iPad Pro和 Apple Pencil 支持 120Hz 刷新,应用场景非常直观,就是写字和画画。然而 iPhone 搭载 120Hz 的场景在哪里呢?仅仅只是让你飞速地滚动页面吗?这显然不够。会是支持 Apple Pencil 吗?但有多少人会在 iPhone 上写字画画呢?会是杜比视界和 120Hz 的组合吗?可 120帧的片源从哪儿来呢?

它所带来的能耗激增以及应用场景的模糊不清,都决定了它的优先级不会高。反正硬件是支持的,回头等这两个问题有解决方案了,软件 OTA 一升级 120Hz 就有了。

又说远了,我们说说这代 iPhone 另一个重要的新特性吧:Apple ProRAW

根据官方的介绍,这个完全基于计算摄影而来的新格式,不仅包含图像的原始数据,也包含了经过 DeepFusion 和 SmartHDR 处理后的计算数据。这就意味着,开发者和创作者可以通过这个新的格式,获得更高的后期自由度,以及苹果官方 Ai 算法的加成。我预感,这个东西会给各类影像 APP 提供一个新的增长点。

尤其这次 iPhone 还丧心病狂地搭载了影视行业的杜比视界 HDR 视频格式,色彩、画质和宽容度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这两个东西组合在一起,不得不说,在安卓阵营这几年的追赶下,苹果在影像系统上依然保持着相当大的领先。

而这一切新特性,很显然是得益于它的三摄系统。

在之前的文章里我说过,三颗镜头同步做实时图像融合,设计成等边三角形的布局是数理逻辑上的最优解。

这一代 iPhone 没有改这个布局,说明这是一件⎡验证过的正确的事情⎦。乔纳森多年前公开说过,一个设计一旦验证清楚后,就不应该轻易改动。这一逻辑在 iPhone 6 到 iPhone 11 的设计上,已经得到了充分体现。

这一次 iPhone 的造型变化,有对 5G 天线设计的验证。结合此前刘海和摄像头的验证完毕,这三个影响造型最大的因素都已经基本定型了。所以我们可以预测 iPhone 12 的造型至少将延续 5 年以上,直到下一个时代的来临。

最后回到开头那个挤牙膏的问题,我讲一点自己的看法吧:

事实上,整个手机行业在好几年前就进入了创新的瓶颈期。结果就是大家都能看到的,几乎所有厂商都在摄像头和 CMF 上猛搞各种军备竞赛,就快要演变成内卷战争了。然而应对内卷最好的方式,不是继续在里面一起卷下去,而是积极寻找新的市场。李楠的怒喵科技做的产品就是类似的思路。从细分市场做切入,还是有不少机会的。

大家要知道,创新的前提,要么是技术和工程的进步,要么是商业形态的突破。技术、设计和商业三者,是可以互相促进的。超瓷晶玻璃、Apple ProRAW、Magsafe 都属于在成熟技术的基础上继续精进,这些东西促进产业和生态发展后,创新自然就会冒出来。

从 App Store 诞生开始,苹果干的事情就是制造更好用的创作工具,鼓励使用者和开发者去创作。他们追求的创新,并不是换个造型、更炫的颜色、能动的摄像头或者搞个 IP 联名这一类事情;而是通过打造更好用的工具,鼓励人们去创作。只要创作者们赚到钱了,苹果自然就可以在产品销售之外,通过认证、服务、合作、分成等各种方式获得新的收入。这样既提升了厂商和用户对品牌的粘性,培养出越来越生机蓬勃的生态,又可以获得新的利润增长空间。

这种环环推进的创新,把时间轴拉长了看,是可怕也可敬的。

不过呢,我们国内的厂商近些年也赚到了一些钱,逐渐有资本去做一些新技术研发和产业投资了。不少跨国企业里,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设计师(并不是华裔哦)在主导产品的设计。

这些都是很好的信号。

🎥 点击这里播放相关视频

篇幅有限,难免会有所疏漏,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留言补充或展开讨论。

未来几年,科技行业的新机遇

知乎问答原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6368245/answer/1238879814

看到大家对未来的无限期盼与畅想,我忍不住想稍微地刹一下车。

首先作为一名工业设计师,我是积极拥抱科技进步所带来的变化和机会的。作为一个曾经的科技狂热乐观派,身为一个高度近视的霍比特人,我甚至期盼过在我有生之年可以接入草雉素子那样的义体,哪怕是巴特那种电子义眼也行啊!

但这么多年的工作经历教会我一件事情,那就是:

脚踏实地

在谈行业新机会之前,我忍不住要多嘴说两句别的:

一、科技突破的前提是学习、教育、研发、继承和应用,这些都强烈依赖人,更准确地说,是前仆后继的、连续的、持续的一线从业者;

二、科技的研发和应用不是纯粹的畅想,更不是科幻,研发不仅仅是资金和人员的投入,更是理论的研究、推进和突破,一旦涉及到具体的落地应用,就会涉及到商业、政策和社会人文等,这些事情都不会是短短几年就能铺向大众的。

好了,冷水泼完,开始聊主题吧。

未来几年内,有可能出现新机会的行业:

① 工业、制造业

② 智能家居

③ 车联网

④ 工业设计

以下一个一个来说,言必有偏颇,仅做参考就好。

一、工业和制造业

科技媒体的读者多是普罗大众,这两年言必称 5G 要全面普及到消费层,这无可厚非。但最先吃到 5G 红利的一定不是消费级的应用,而是工业级应用。

我的一个供应商从 16、17 年就开始逐步引进机械臂和联网数字化管理来做产线升级了,他们还只是个中等体量的模具厂。2016 年曾经接触过的一家大型注塑供应商,那会儿他们就已经在数字化管理了,各类物料的进出库、各楼层间的物料转移、各工位机台的运作状况,都在他们的系统里可以看到,工厂里非常干净,AGV小车 满地跑。对于那些有预见性又有资金的工厂而言,一定会看到在生产效率、管理效率和物流转运等应用层面上 5G 可以提供的升级空间。

小型供应商难免在这波受到冲击,但这同时也是中小型供应商的机会。因为要在城市里大范围覆盖 5G 会遇到各种现实的困难,进度不会那么快,但在工厂里布局 5G 是相对简单非常多的。

相应的,这个过程中会出现一波帮助中小型工厂做智能化改造的机会,或是对设备本身进行升级,或是通过加装来辅助设备升级和联网化,或是通过加装来实现全厂空间的数字化管理的系统升级。具体落地要看工厂们的实际情况和服务商能提供的内容,但这个机会是摆在眼前,可以在近几年开始干了的。

然而工厂只是一个例子,物流、城市管理、交通等诸多非消费业务所用到的工业和制造业,都会在这波 5G 的推动中,首先得到发展机会。

二、智能家居

这一块确实已经发展了好几年,但要说成效,目前来看只有米家一系是相对丰富的。但说句雷总可能不爱听的,这块市场太大了,即便米家布局早,目前也相对完整,可因为整个市场还远远没有成长起来,所以其他科技公司还有大把的机会来瓜分这块蛋糕。当然,合作的机会也更多,比如 苹果的 HomeKit 合作里 就包含了 Aqara、IKEA、小米、kohler、Eton 等诸多领域各家厂商。

从近几年的语音交互、视觉识别、联网协议等技术的发展来看,多设备的联动已经到了一个可以大规模爆发的开始阶段了。这种类型的联网协作,在近几年内最适合的领域就是智能家居和可穿戴设备,以及上一条里提到的工业领域。

但是可穿戴设备要解决的问题,相对智能家居而言,还比较多。这么说吧,现在智能家居里用到的门窗开关监测、屋内生物移动监测,这些设备我们家在我上初中的时候(1999-2002)就都装上了,只不过那时候监测到异常不是通过网络发消息到你手机上,而是发短信或打电话到我爸手机上。所以啊,智能家居的产业链其实已经发展了非常多年,相比智能穿戴来说,成熟得多。

或者从产品设计的逻辑上来讲,多设备要联动协作,一定是固定场景下的联动的优先级,大于移动场景下的优先级的。前者比后者可控得多。

当硬件的算力和软件的协作能更上一层楼的时候,一定会有大量玩家入场。

三、车联网

车联网谈了很多年,一直处于吹牛但落不下地的状态,有一个很要命的制约,就是:

没有标准

这个标准,包括标准化的智能硬件和软件协议。

因为各家主机厂有各自的盘算,都想把车主框在自己那个还不存在的生态里,各家的技术又都不一样,结果就是你搞你的我搞我的,乱得很。互联网公司也想上车,但也是各怀心思,各搞各的结果就是谁都没法好好上车。因为互联网公司强在软件研发能力,而应用或系统要上车所涉及到的各种杂七杂八的硬件和协议的适配,那对他们来说就是灾难。并非他们做不好,而是他们连怎么做都还没搞不明白。

这个领域,任何一个行业都无法自己搞定,只有联合。

这就是我认为这个行业在接下来的几年有机会的原因。

过去那些年,大家各自为营的时代已经把该跌的坑和该吃的亏都经历了一遍,再经历 18、19 年的大洗牌,很多过去风光一时的老牌公司都不行了。大家已经真切地意识到了,这个蛋糕谁都咬不动,只能合作。

主机厂的研发周期跟不上智能的迭代,那就让第三方公司来参与;这类公司搞定了系统搞不定内容怎么办,那就让互联网公司来提供地图、音乐和视频这些内容;互联网公司想把自己的应用和系统上车,没硬件啊,自己搞过一阵失败了几轮,那就干脆借成熟的方案先走着吧。

标准虽然还没有,但有了共识就好办了。我们在 17-18 年给某德国车企定制的联网方案,就是主机厂自己主动找过来的。

当然,这是一个过渡阶段,但距离下个阶段,还挺远。

四、工业设计

虽然很感激手机行业近些年浮夸的宣传让工业设计这个职业被更多人知晓,但是,大家不要看见工业设计就只想到手机或其他类似的电子消费品。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尤其是智能手机蓬勃发展的这十年,很多年轻的从业者会因为长期和一类产品打交道,而渐渐丧失了热情,或者由于工作模式等原因心生倦怠而离开。虽然我认同各人有各自的选择,但我着实为我所认识的一些本可以很优秀但已经离开的设计师感到惋惜。

一方面是,前面提到的三个领域,但凡是想在下个时代切蛋糕的,都不会不知道工业设计对其的重要性;

另一方面,我之前在另外两篇随笔[ 1 ] [ 2 ] 里提到过的一个观点,未来是产品分化的时代,或者说是多设备协作的时代。过去已经存在今天仍然在用的产品,和今天热门的产品,在接下来的五到十年都会经历多轮的迭代、更新,甚至分化和重组。

新的产品形态、新的用户需求和新的交互逻辑,会在 实物+网络+服务+虚拟+商业 所围合的新的场景中被催生出来。

这些,全都是机会。

那些不理解工业设计的公司和老板们,在未来几年,会从如今的位置下滑至少一个梯队。

同时,这也对设计师和设计教育有更高的要求。

相比其他人所说的,我的观点相对比较保守和悲观,但这是基于最开始我所说的那两点。科技的发展在人的身上,制约也在人的身上,有些事情快不了,就得一步一步来。我反而希望向大家强调另一点,就是在科技的应用和产品的开发上,尽可能做到:

物尽其用

现在常有人开玩笑说地球科技已经被三体人锁死了,但我想说,即便是在现有的科技条件下,我们能做得更好的事情也还有很多。

这些,也都是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