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每换一次新款 iPhone,我就感觉自己的脸又小了一圈?

※首发于果壳,同步知乎

这几年,是不是大家有一种感觉,手机屏幕越变越大,让人难以“一手掌握”?回想当年,初代 iPhone 发布会上,乔布斯的名言 “手机屏幕的最佳尺寸是 3.5 寸” 似乎还在耳边回响。但眨眼之间,6 寸左右屏幕已经是智能手机的“标配”,而且手机屏幕依旧在不断变大,以至于 iPhone 12 mini 这种 5.4 寸的屏幕都被称为小屏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几年的手机屏幕面积不断飞跃?会不会像一些业界观察家讽刺的那样,最终我们会捧着盾牌一样的大号手机出街?手机屏幕的尺寸,究竟多大才是“上限”?

其实,屏幕变大的故事并非从手机开始。

iMac G3 透明彩壳下可见阴极射线管

早年的阴极射线管电视机体积大、分量沉,但显示面积只能占整体的很一小部分。初代 iMac 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多彩透明外壳下,也是这样一个笨重的显示装置。直到 LCD 屏幕可量产,才开始陆续出现诸如 Game Boy、NOKIA 3310、iPod 等经典产品。然而回看这些产品时会发现,它们的屏幕都只有今天 Apple Watch 那么丁点大,从黑白到彩色又经历好些年。这是受到当时 LCD 制作工艺的限制

伴随着玻璃基板尺寸、产能和良率的提升,才开始有 Motorola、Palm 这些厂商开始生产更大屏幕的手机和智能设备。而 iPhone 就是踏着这些前人的脚印,融合了多点触控技术才登场的。

左起:Game Boy、Nokia 3310、iPod、Motorola Ming、Palm

当元器件越做越小、集成度越来越高、像素密度越来越大、玻璃基板尺寸日趋见涨,厂商们为了用更新更好的技术打造产品,势必会用上越来越大的屏幕,来向消费者展示自己进取的野心。

更大的屏幕,更多的信息流

然而,技术只是前提,不实用的技术依然会被市场残酷淘汰。

随着人类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的载体和媒介也在发生变化。从文字、图片到视频,这些内容形式的变化,既带来了消费内容的蓬勃增长,也对网速等基建提出了更高的需求。我们需要同时浏览和处理的信息量爆炸式增长,小屏幕早就已经装不下了,于是催生了人们心中对于更大屏幕的渴望。这时起,大屏幕不再是厂商推广的噱头,而是广大消费者的刚需。

与此同时,更多的信息应用场景和更复杂的消费需求,迫使设计师们面对前所未有的交互挑战。如何才能把这么多的信息在一个平面内有条不紊地展示出来,还能让人快速找到自己需要的功能呢?至此,拟物化的界面退场,信息逻辑关系更为清晰、高效的扁平化界面开始成为主流。

历代 iPhone 的尺寸与界面变化

然而,信息增速是远大于硬件升级速度的,内容和交互两项核心需求都在推动着屏幕面积的进一步增加。必须再大一些、再大一点,才能勉强装得下人的欲望。

几乎可以说,从人类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起,屏幕越来越大就注定是必然的趋势。

可是,从人机工程的交互关系来看,更大的屏幕未必是更好的选择。

人机工程学决定了外部操纵设备的尺寸,不能超越人类手部尺寸太多

以人类手部尺寸的平均数据来看,单手操作 4 寸以内屏幕的手机是没问题的,超过 4 寸后就得不时调整握持姿势来使用;屏幕超过 5 寸,就无法避免许多双手持握操作的情况出现;而超过 6 寸的屏幕就已经接近一台小号平板了,双手操作几乎成为常态。所以,乔布斯当年说 3.5 寸是最佳尺寸,这话放今天依然是没错的。

但为什么市场一再证明大屏才是最好卖的,而小屏不再被人青睐了呢?

这是因为,一款产品的设计策略,不会是纯技术导向的,市场需求的权重往往更大。使用更大、更贵的屏幕器件,必须得有更丰富、更多的应用场景来支撑,这样产品才能在市场上立足。否则很容易出现,拉高了成本和售价,但没有消费者为此买单的情况。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催生了许多新的应用场景,人们开始在手机上处理文书工作,用手机拍摄和编辑照片,录制视频并剪辑发布。尤其是游戏行业,出现了越来越丰富的玩法,对屏幕有了更高的要求。消费者越来越需要,这台随身的设备拥有更强、更丰富的移动端处理能力。

这些需求,在小屏幕上是难以满足的。

当人们越来越多地主动选择大屏手机时,厂商自然也会从市场的角度考虑:既然大家都要更大的屏幕,那何必再去研发小屏幕的手机?

所以,无论小屏幕的设计逻辑多么完美,也终是敌不过欲望。

产品定位决定尺寸上限

那么,手机尺寸还会继续变大吗?小屏幕就此成为绝唱了?

不难看到,我们身边仍然不少小屏手机的坚定拥护者。他们不打游戏、不刷社交媒体信息流、也不用手机处理各种工作,对他们来说,手机仍然只是一台打电话发信息、偶尔看看资讯就放到一边去的工具。他们或许是刻意地与大量冗余信息保持距离,与纷繁的噪声做对抗;也或许是他用电脑、平板、游戏主机来满足那些更复杂的需求。但无论是出于个人对禅的选择,还是对不同产品分工组合的做法,这都给小屏手机留下了一块空间。

小屏手机就是整个趋近于饱和的手机市场中,那个窄窄的长尾部分。体量不够大的厂商,不顾投入产出比去吃这块蛋糕的话,只会亏得很难看。所以,只有苹果这样的 “钞级巨无霸” 会在这个时间点,推出 mini 这样的产品。尽管比同系列其它机型的销量少许多,但一共售出 1450 万台的 mini 依旧充分证明了这个长尾到底有多可观。

而与 mini 对应的 6.7 寸 Pro Max,则是手机屏幕的上限了。

因为如果手机屏幕继续增大,就会进入到平板电脑的那个尺寸区间,但在这两种产品形态之间,无法再出现一种具有足够市场价值的新的屏幕尺寸的产品。

华硕 2014 年推出的产品 PadFone,就是一款定位不清的产品

无论对于哪家厂商而言,把手机屏幕尺寸进一步做大,都不是一个太难的技术问题。过去也不是没有厂商尝试过 7 寸以上的手机,华硕甚至曾经出过一套分体组合的平板手机 PadFone。可市场一再教育我们,这种模棱两可、定位不清的产品的生存空间,比小屏幕手机的还要小得多。于是,它们陆续消失了。

这才是决定手机屏幕上限的关键:产品定位。

手机,平板,笔记本,这使用频次最高的3块屏幕,虽然许多功能重叠,但不能彻底融合

手机和平板的界限在哪里?应用场景分别有什么差异?只要这两个问题没想明白,那么,无论是更大屏的手机还是更轻巧的平板,都注定要被市场淘汰。

突破平面,拭目以待

可是,信息、需求、应用场景的增加不会停止,手机屏幕已经装不下人们的躁动了。

月满则亏,水满则溢。

挣脱屏幕上限的方法,不是做出更大的手机。从手机上分离出某些功能,或者将更多的外设与手机联动,成为了眼下以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趋势。于是,我们有了耳朵的延展—TWS 耳机,分离的信息流—智能手表,空间的智能化—智能家居,以及电脑、平板、手机、手表、耳机的分布式多设备协同联动。一个盆装不下的水,用五六个盆怎么也能装下了。

苹果、华为、锤子的多屏协同方案

新的载体,必然引入新的交互。所以,大家会看到,苹果、华为、锤子在手机、平板、电脑的三屏协同上都尝试给出了自己的理解和解决方案。虽然这些方案还不算特别成熟,更谈不上普及,但至少接住了扑面而来的信息洪流。可是,一块又一块的屏幕就真的足够了吗?巨大如三星 C49HG90 和苹果 Pro Display XDR 这样的怪兽显示器,就能接得住未来持续增长的信息了吗?

不,显示屏终归是二维的,但信息早已开始向三维溢出了。音乐和播客在音箱、耳机与手机、电脑、平板之间流动;广告在视频、音频和信息流、印刷品中全方位立体植入;就连抓宝可梦,也不能只躺在沙发上玩了,因为它们全都躲藏在大街、广场、草丛和湖边这些地方咯。

Apple AR 眼镜相关专利

随着信息的增长,突破二维是迟早的事,这个未来并不远。

在接下来的三到七年里,我们很可能会有幸见证 AR、UWB 这类技术方案所带来的冲击。因为它们将让交互的重心从平面中转移出来,让手重新伸向三维空间,让眼睛不再盯着方寸间的平面。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挣脱屏幕上限,也只有这样,各种显示设备才不会继续疯涨面积,回到一个最合理的尺寸上。

作者:苏志斌

编辑:朱步冲

苹果邀请函透露的三大信息!

昨晚苹果公布了这次发布会的时间,邀请函的设计也特意埋下了 AR 彩蛋,这些细节意味着什么?简单说一些自己的看法。

🎥 点击封面播放视频

相机:Protake in iPhone 6s

收音:AirPods Pro

剪辑:VN

封面:photoshop

BGM:Mean to Me – Dick Hyman

同步一条知乎问答原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0144869/answer/1462676698

年轻人如何抓住未来?苹果秘研新品泄露的科技发展趋势!设以观复 vol.7

🎥 点击封面播放视频

这是《设以观复》的第七期,聊聊 Apple Glass 和 iPhone 12 ,以及苹果在生态布局方面的专利与构思,看看它们所展现出来的对于未来二三十年的想象。

相机:iPhone 6s

收音:传声者RL3

剪辑:VN

封面:photoshop – 攻壳机动队 SAC_2045

BGM:

Blue Shift – Lemaitre

Mean to Me – Dick Hyman

Humoresque No. 7 in G flat major, Op. 101 – Yo-Yo Ma/Seiji Ozawa/Itzhak Perlman/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

【以下为视频文稿】

大家好,这里是《设以观复》,这一期我们来聊聊 Apple Glass 和 iPhone 12 ,以及它们所展现出来的对于未来二三十年的想象。

作为初代 Apple Watch 的用户,前些年我常常会设想一种场景:

在我出门的时候,把手机一直放在口袋里不拿出来,耳机里放着最近喜欢的音乐或者播客,在路上偶尔接听几则语音信息或者电话,抬起手腕用手表回复之后,顺便查看今天接下来的日程。那时候我就开始想,如果再加一副眼镜,这个体系就完美了。

这是我多年以前的想象,但近一年关于 Apple Glass 的讨论越来越多,尤其这半年,一些来自国外科技媒体的爆料,让大家对 Apple Glass 的关注度持续走高。然而在我看来,苹果的这副 AR 眼镜,今年明年或者后年发布,都不那么重要,我甚至不介意它再晚两年。

真正让我在意的是,许多科技媒体口中所说的,这副眼镜会不会成为下一代的个人计算中心?

那在我们讨论下一代的计算中心之前呢,应该先看一下它的上一代,也就是目前大家现在捧在手里的智能手机。其实不用看太细,看几个大的关键点就可以了。

智能手机它作为移动互联网的入口是有一个大的前提的,就是:

它是一个标准化的身外之物

1、手机这个产品形态,它不需要任何与人体有紧密配合的形状和结构;

2、这类产品的架构是非常明确的,就屏幕、主板、电池、镜头以及射频这几大块;

3、智能手机是从功能手机这个原本就非常熟悉的形态演变过来的,这个程度的革新,市场教育的难度并没有那么大;

4、通讯基站、供应链等等,这些基础建设都已经准备好,销售体系也可以沿用现成的。

所以,这样一个标准化的入口,很快就会有大量玩家入场,迎来大范围的普及。

那么,AR 眼镜或者说 AR 的生态,需要哪些前置条件呢?

1、通讯协议要准备好,这个协议不仅仅是 5G,还有各种设备之间的协作协议;

2、我们需要一套便于普及的物联网的架构,能让 AR 相关的其他设备复制到不同的场景之中;

3、现有的场景可能有些不适用,那么我们可能需要对部分建筑空间进行一些配套的改造;

4、我们需要有对真实世界进行实时建模的算法,以及这些算法在实际场景中的应用,这也就是Face ID和 LiDAR 这类技术的重要性所在;

5、光有硬件和软件还不够,我们还必须得有一套全新的交互逻辑,来操作这套新的系统。

AR 眼镜的场景推广,是强烈依赖于以上这五点基础建设的成熟度的。而上述五点中,还有很多细节,会涉及到许多商业和政治的问题。

这样看下来,普及 AR 眼镜的前置工作量是相当庞大的。

我们看看同样是穿戴式设备的智能手表,标准化程度已经这么高了,与手腕的适配也非常简单,就是绕一圈一绑,但即便如此,它的市场体量也完全没法和手机作对比。

如果你本身就不戴眼镜,那么这些厂商要怎么说服你戴上它,这又是另一个难点。

所以,难以标准化,以及注定不如手机的市场体量,会导致这个形态的设备不可能成为我们所希望的那种计算中心。在大量基建工作面前,显示分辨率、电池续航、主板体积和发热这些技术细节的问题,都显得如此简单。

说到这就很明显了,不论是 Apple Glass 还是别家的 AR 眼镜,在发布之后的五代之内,甚至是更长的时间,都只能跟手机打打配合,作为部分能力的外延、辅助和强化的角色。

那么,苹果打算怎么做这款产品呢?虽然还没有发布,但我们可以从他们近十年来已经公布的大量专利当中,看到他们对于这件事情,是怎么想象和去做准备的。

这是,苹果在 AR 眼镜显示方式和交互方式的部分专利说明。

这是,他们在智能手套方向上的专利说明,含交互方式的探索。

这是,将 AR 技术应用在汽车场景内的构想。

在这几百份可以公开查到的专利中,我们能看到作为本地计算和网络中心的手机、带有肌电传感器的手表、带有动作捕捉技术的 AR 眼镜、具备空间音频技术的耳机,以及可打通 iPhone、iPad、iMac 和 MacBook 的 AR 交互手势,甚至还有智能手套和智能指环。

从这些专利所构想的整体画面里,我们可以看到,苹果根本没打算用 AR 眼镜来替代手机,或者换个角度说,他们希望用于替代手机的并不是某一个设备,而是一套由多种设备网格化互联所形成一个新的系统架构。

在我看来,这套体系中还应该有各类物体表面或硬或软、各种形式的屏幕,以及各种形式的图形码和NFC的应用。这些可以互联互通的产品,将共同构建出一张本地协作的电子包围网。

在这个架构内,AR 眼镜只是这套体系中的视觉组件而已。

当 Apple Glass 发布后,开头我所设想的那个场景,可能就会变成这样:

出门前,我把一块 iPad mini 扔进包里,眼镜、耳机、手表联动来完成大部分基于 AR 逻辑的操作,而当我需要做一些诸如草图速写、记笔记、文档编辑、视频编辑等,需要精确的指笔操作的时候,我再把 iPad mini 从包里拿出来。这块屏幕,同时作为本地计算中心,所有设备都围绕它来展开联动。

等等,你可能觉得奇怪,视频标题不是要聊 iPhone 12 吗?怎么突然说 iPad 去了?别着急,在此之前,我们得先想一下,iPhone 12 直边棱面的设计,究竟意味着什么?

你可能已经在很多科技自媒体那里听说了,iPhone 12 将会迎来设计回潮,重新采用 iPhone 4 的外形,只是把尺寸放大一下。

但是,对苹果来说,复古是违反了他们的设计原则的。

大家回顾一下,从 iPhone6 开始,一直到 iPhone 11全系,这几年来的造型都没有变过。从设计理念上来看,iPhone 6就已经完成了对智能手机形态问题的探讨。由此可知,更换造型这件事的需求和优先级对于 iPhone 来说,其实并不高。或者说,还没到一个合适的时间点,一个足够强大的契机,来推出新的设计。

而被乔布斯视为苹果精神伙伴的前任CDO Jonathan Ive 在几年前就公开谈到过,形态验证的探索一旦完成,就不应该继续在造型上浪费时间。

苹果作为“形式服从功能”这一设计原则的坚定实践者,在iPhone 12 采用直边棱面的设计,首先考虑的,一定是功能和场景方面的原因。

网上有一种猜测,说 iPhone 12 可能会配 iPad Pro 那样的手写笔,那直边棱面的设计用于吸附这支笔,就顺理成章了。

我觉得这个思路挺有意思的,但苹果不可能为 iPhone 单独设计一支笔,最多就是从软件上去兼容Apple Pencil。吸附收纳在 iPhone 侧边也不可能是常态。但很有可能,他们会让第三方厂商出一个可以收纳笔的手机套。

直边棱面的设计语言,无论是 iPhone 还是 iPad,在我看来,都透露出了一个新的信号。

如今的 iPad 除了是平板电脑,还可以借由妙控键盘成为一台笔记本,它是一个可以在两个产品形态间随意切换的自由态的东西。同时,它还可以作为 MacBook 、iMac和 iPhone 的拓展屏来使用。这几块屏幕之间与 HomePod 又能组成一个联动关系,在手表、耳机的配合下,如果再有一支笔能把 iPhone 和 iPad 打通,那这一系列的设备就能把整个创作路径非常连贯地串联在一起了。

对于创作者而言,心流的连贯是极为重要的。

到时不仅 iPad 可以作为拓展屏,甚至可以把 iPhone 作为手写板来用,这四块屏幕就有很多种新的组合与玩法了。

这就是那个新的信号。

iPhone 和 iPad这两块屏幕,很可能会逐渐脱离 “手” 的束缚,作为不同的角色被安插在不同的设备组合之间,在某些场景下,它俩既是IO 端口,也是大脑、核心、芯片。所以将来,这俩东西如果合二为一,我一点也不惊讶。假如,这两条产品线最终被整合成一条,那么算力和屏幕尺寸就是唯一的划分标准。

但这个未来没有那么快,至少还需要七到十年。

在这套框架底下,Apple Watch、iPhone、iPad、MacBook 和 iMac 这五条线,最终会汇聚到一套全新的交互逻辑之内。因为这组屏幕尺寸继续放大,就必然突破平面显示设备的限制,走到 AR 的交互界面之中。

前面我们看到的那个,可以在多种设备间进行操作的交互手势,就会是这套产品逻辑下最为关键的核心之一。

到此,我们才终于能看到Face ID和 LiDAR 的战略意义:

1、它们是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之间的桥梁;

2、它们是电子设备认识周围世界的眼睛,而且是多设备间共享视野的眼睛;

3、它们是 AR 交互逻辑中,虚实绑定以及动作捕捉的基础。

在这样的一个框架底下,iMac和 MacBook 作为固定场景下的计算核心,HomePod 作为环境中的通讯桥,iPhone 和 iPad 则必然成为移动的计算核心,可以随时被整合在不同的场景组合之中,基于场景化的应用来扮演不同的角色。新的 ARM 架构的芯片就是这一点的基础。

这也是 iPhone 和 iPad 绝对不会选择升降镜头、曲面屏、机身内可折叠支架这类设计方案的原因之一。因为 onepiece 是苹果设计哲学的核心,也是未来发展成移动计算中心的基础之一。

尽管也有 Apple 要做折叠屏的传言,他们也有柔性屏的相关应用专利,但从专利描述来看,应用在 iPhone 和 iPad 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但这条视频,就先不展开说了。

而另一件事情,就要稍微展开提一嘴了。

那就是,刚才所说的整个图景中,所有的联动与组合,都有云的存在,但都没有云计算。

在苹果现行的可见的逻辑当中,数据的储存可以在本地,也可以在云端,但是,几乎所有的计算都是在本地完成的。不仅如此,他们甚至不像亚马逊、谷歌那样有云计算的服务,更是从来没有提过类似的计划,连小道消息都没有。

因为基于目前人类社会的网络环境,云计算的效率和隐私都无法保证,而云又是另一个强烈依赖基建的业务,基于这两点,对于苹果而言,云就是一个既不可控也不可靠的东西。不可控和不可靠,是苹果不能接受的。

在他们的相关专利里,能清晰看到的,是一个由一个或多个本地计算中心为核心、围绕多个触手可及的 IO 设备的本地互联方案。

尤其今年WWDC 如此高调地展示了他们的隐私政策,他们应该是铁了心不会去做云计算的了。

分析得差不多了,收尾总结一下吧。

大概在2014年前后,我当时就觉得 Ive 应该差不多该离开苹果了,因为同样作为工业设计师,我感受到 iPhone 的去实体化以及内容生态的成熟度,对于一直追求器物设计的 Ive 来说,是一种价值上的消解。这也是近十年来工业设计师们感到困惑和焦虑的事情。

但我很相信,屏幕不会侵占所有空间,也绝不可能。接下来的二三十年,屏幕会走向碎片化。

过去的十五年,是物理交互→小屏→大屏,此时当下正是大屏风生水起的时候。但这种风潮,它不是技术导向的,而是人们对于信息时代所做出的一种应激反应,是感性和冲动的。

然而任何东西一旦回归理性,谈及恰如其分,就不会是一窝蜂,而是实事求是地在该用的地方使用相应的技术与产品。

那个时候,屏幕的大小是追随生态位来选择的。作为信息门户的大屏只会在部分综合性产品上保留,而更多的功能必然被分解到海量零星的各种大小、各种形态的屏幕上,AR 眼镜就是其中之一,也必然有一部分会以物理交互的形式发展出新的形态。

这个过程中,电子交互会逐步与物理交互融合。届时主导产品定义和设计逻辑的,是你所处的生态位。

所以当你看到这里,就会明白,为什么不论是苹果、谷歌、亚马逊,还是小米、华为、oppo、vivo,近些年都陆续在 IOT 领域里布局。

这里要点名表扬小米,米家的产业布局是很有前瞻性的。

因为这不仅仅是大家都能看到的趋势,同时在这些产品更新和迭代的过程当中,也存在着大量新的商业机会。未来他们在组建各自生态圈的竞争中,会远比今天比谁家摄像头多的军备竞赛来得更精彩。

但我想提醒一下大家,对于IOT的认知,不要仅局限在智能家居上。汽车领域的战争很快也要打响了,明年应该会有不少新闻出来。

尽管当下的世界局势与疫情的影响,很有可能会给技术的发展带来一系列的加速效果,但总体来说,以上所说的趋势,放在未来三十年的范围里看,应该不会差太多,再怎么加速,二十年也还是要的。

对于设计师和产品经理们,有三件事,将会变得非常关键:

1、对于产品形态的消解和变化,得做好准备;

2、对科技的理解不能老聚焦在技术层面,要从人文和社会的视角做更多深入的研究和探索;

3、要开始思考,如何做好对那些必将隐形的科技的转译、展示,以及引导。

好,先说这么多,各位对于未来的科技趋势有什么想法,也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踊跃发言,看看大家眼中的未来,有什么不同?